日韩色区 _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宋江浔阳楼题诗,只是书写胸怀,展现抱负,不料被通判黄文炳看见,黄文炳认定宋江写的诗是反诗,告诉蔡九知府。蔡九知府把宋江捉来,下在大狱,也因此连累了戴宗。宋江逃脱后,率领众弟兄杀到黄文炳家,给他来了个灭门惨案。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好汉们杀得好不痛快,杀人放火,还不让人来救,眼看着杀尽大小四五十口,烧完房屋,抢走金银财物,就一窝蜂似地撤走了。黄文炳回来的路上,被张顺和李俊活捉,被李逵割肉、挖心而死。好汉们喝了黄文炳的心做的醒酒汤,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但细想起来,其中好像有哪些情节不对头。

黄文炳陷害宋江是要以此邀功,请太师蔡京的儿子蔡九知府给他升官,并没有别的意思。他并不认识宋江,低估了宋江的能力,以为宋江只是一个普通粗通文墨的贼配军,又加上“耗国因家木,刀兵点水工。纵横三十六,播乱在山东。”的童谣破解,使黄文炳身价陡增。蔡九知府认定宋江就是那个大反贼,一定要除之而后快。而戴宗送了假情报回来,也是被黄文炳识破的。好像局中迷只有黄文炳一个人能识破,蔡九知府只是一个大老粗,听任黄文炳的摆布。但痛下杀手的却是蔡九知府,并非黄文炳个人。因为蔡九知府能动用兵将,有生杀予夺大权,属于强硬的实力派。而黄文炳只是一个闲通判,在宋代,皇帝为了加强对地方的控制,在各州、府设置通判一职,让他们辅佐知州或知府处理政务,凡是兵民、钱谷、户口、赋役、狱讼等州府公事,必须通判连署才能生效,并且有监察官吏的权力,号称“监州”,相当于检察院的官员。黄文炳做的是一个叫做无为军的野去处的通判,没有用兵权,唯一的行使监察权力的就是在处理宋江这件事上,但宋江没有在他的地界上犯罪,他是过江来到浔阳楼才看到宋江写的所谓的反诗,他以他通判的身份,向蔡九知府汇报,蔡九知府对他言听计从。黄文炳出主意,也就是要某个出路,当更大的官,掌握更多、更大的权力。相对于宋江来说,坏事的好像是他,但他有监察的权力和责任,在他的职权范围内,他检举宋江题写反诗并没有违背他的职业特点,而是正好和他的职业相关,他不检举才是失职呢!但检举宋江已经超出了他的管辖范围,宋江不是在无为军犯事的,而是在江州地界,按照众好汉的理解,黄文炳叼住宋江不放属于多管闲事。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梁山好汉们救出宋江之后就要报仇,找谁报仇呢?打探消息的薛勇回来说,原来宋江被害不干蔡九知府的事,都是黄文炳三回两次点拨蔡九知府,才害了宋江和戴宗。宋江一听,就要杀黄文炳一家。他说得很仗义:“只恨黄文炳那贼一个,却与无为军百姓无干。他兄既然仁德,亦不可害他。休教天下人骂我等不仁。众弟兄去时,不可分毫侵害百姓……”宋江惹不了蔡九知府,他们人数有限,白龙庙聚义的时候一共才有一百四五十人,他们发声喊,打散城里出来的五七千军马,杀死五百余人,已属以少胜多的大大战绩。如果再杀回城里,和官军正面交锋,难免吃败仗。按理说应该攻下江州城,捉住蔡九知府,杀死这个宣判他们死刑的人。但那要用很多兵力,还得回梁山泊找林冲他们带大部队来,而且不一定就能攻下江州城,闹不好还会损兵折将。宋江心里没底,他不会硬碰硬,只会专检软柿子捏。他们打不了知府,只能打打无为军的黄文炳家。所以宋江要搞偷袭,不但搞偷袭而且还要不伤害百姓,显出仁义的样子。他们本身就是土匪,虽然嘴上说的是仁义,但是干下的事情却罪恶滔天。杀死黄文炳家一门良贱四五十口,不管大人还是孩子,统统杀光。黄文炳招惹了宋江,和他的家人有什么关系?如此行径,还是仁义之师吗?黑道的规矩是“祸不及妻儿”,宋江已经入了黑道,带领众兄弟到黄文炳家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还让李逵吃黄文炳的肉,让众弟兄喝黄文炳心做的醒酒汤,简直人性全无,丧尽天良。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按照宋江的逻辑,打不了蔡九知府就说自己的事和蔡九知府无关,只和黄文炳一人一家有关。对黄文炳家实施灭门行动,关键是起到震慑作用,不要别人陷害宋江。那别人是谁?当然不全是老百姓,宋江入了黑道以后,老百姓已经对他无能为力了,只能仰视不能平视了,他们对于宋江的行动,只是害怕报复,并不一定真的去出卖宋江。宋江对黄文炳家实施灭门行动主要是为了震慑手下的弟兄,潜台词是:不要出卖宋江,谁出卖宋江就对谁实施灭门行动,同时吃他的肉,喝他的心做的醒酒汤。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,谁也跑不了,只能同生共死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谁要是出卖弟兄们,就和黄文炳一个下场。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为了报仇,宋江痛下杀手,把黄文炳一家连根拔掉。对于黄文炳来说,怪只怪他官做得太小,没有实权,如果他是蔡九知府,是蔡太师的儿子,宋江巴结他还来不及呢,为日后招安大计打下基础,哪里还要想害他呢?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所以,官场的规则是,做官就要做大官,掌握大权,即使做下什么贪赃枉法、残害百姓的事情,别人也不敢拿他怎么样,就是悍匪强盗也不能拿他怎么样,只能仰视、巴结,却近不得身。高俅、蔡京等人活得很滋润,梁山好汉们最后却落得七零八落,死的死逃的逃,悲哉!宋江想以江湖道义匡正朝中不正之风,却落得身死为后人笑,他太不自量力了。对付黄文炳那样的小官还行,对付高俅、蔡京这样的大官,就别提了,根本不能撼动分毫。至于皇帝,更是莫敢非礼半句————当奴才还来不及呢。

关于黄文炳家灭门案的研究

从黄文炳家灭门案可以看出官场规则,可以看出宋江的真面目。

Email Sign Up